兼职招聘   大学生兼职   钟点工   网络兼职   传单派发  

阿什本 切换城市
找工作

您现在的位置: 兼职馆网 > 兼职资讯 > 招聘新闻

八年换了十几份工作 大学毕业后一度流落街头

作者:兼职馆 时间:2019-09-20
山西省运城小伙小畅的求职路可谓一波三折,最终积极调整重新入职。对于大学毕业生来说,踏实一些,能力反倒提高得更快。
  山西省运城小伙小畅的求职路可谓一波三折,最终积极调整重新入职。对于大学毕业生来说,踏实一些,能力反倒提高得更快。
  
  毕业8年换了十几份工作
  
  小畅的老家在运城农村,他是家中第二个孩子,上面有一个姐姐。姐弟俩都很争气,先后考上大学。姐姐大学毕业后,到上海发展,成了一名律师。  
  
  2005年,小畅从西安财经学院毕业。父母托关系为他在运城一家电厂找到一份工作。然而,对家里的安排,小畅却不同意,他要以姐姐为榜样,到外面闯世界。  
  
  2006年,到上海不久后,小畅找到他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公司距姐姐家几十公里,他每天5点半起床,坐两个多小时的车,才能赶到单位。小畅嫌辛苦,坚持了4个月后,选择辞职。  
  
  上海工作节奏快,小畅适应不了,他去了南京。在南京,小畅应聘进入一家电子商务公司。起薪800元,转正后月薪可以涨到数千元。2007年至2009年,是小畅最惬意的几年。几年里,他给家里寄过几万元。但是,到了2009年8月,因与同事闹矛盾,小畅再次辞职。  
  
  2010年,小畅决定到西安创业。这年,他在西安开办了一家网店,经营玉石生意。但是,网店的收入并不能满足小畅赚大钱的想法。2011年,他返回南京打工。一年中,他换了数家单位,一直未能找到满意的工作。  
  
  2012年4月,小畅的母亲到上海探亲,其间大病一场,住院20多天。考虑到父母的身体状况,小畅决定到离家近的西安发展。
  
  小畅的姐姐曾代理一起辩护案件,委托人在西安经营一家智能控制有限公司。姐姐说,小畅进入这家公司,起薪1300元,小畅嫌工资低,两个月后,便跳槽到另一家公司……  
  
  毕业8年,小畅先后换过十几份工作。具体是多少份,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西安打工流落街头
  
  在西安,小畅一个月开销1000多元。没有稳定的工作收入,小畅时常向父母求助。  
  
  到2012年,已经31岁的小畅,没工作未成家,这让他的父母十分着急。当2012年10月20日小畅再次辞职,并打电话要家里给他汇钱时,畅父十分生气,狠狠训了小畅一顿。  
  
  此后,小畅关了手机,不再与父母联系。最初的两个月,父母没有太在意,觉得儿子可能心烦,所以关了手机。  
  
  春节就要到了,仍联系不到儿子,父亲有些急了。他拨打儿子在西安工作的大学同学的电话寻求帮助,人家很快回话说,他们找到小畅住过的出租屋时,小畅已退租。腊月廿八,畅父收到一则手机短信。发信人称,他是咸阳人,小畅跟他借了5000元高利贷。3个月的还款期限到了,小畅还不上钱,按行规打了小畅一顿。要求畅父连本带息给他电汇8000元,付款后即可到指定地点领人。  
  
  畅父当即向运城警方报警。“你给他打电话,要求跟儿子通个话,或者让他报一下家长的名字。”一个民警提醒畅父。“不能通电话,这是行规。”咸阳人称。“这可能是个骗局。”民警叮嘱小畅的家人不要上当。小畅与家人失去联系3个多月,咸阳人高利贷还款期限也是3个月。这是巧合,还是儿子真跟人家借了钱?一天夜里,小畅母亲半夜被噩梦惊醒,号啕大哭:“我梦见儿子被人害了!”2月18日,小畅父母急匆匆踏上西安寻子之路。小畅曾在西安雁塔区明德门社区租房暂住,畅父便向明德门派出所报警。派出所民警带领4名协警,在明德门社区及邻近居民区公告栏张贴寻人启事。2月24日,一位热心市民打来电话,说在明德门社区毗邻的小寨村见过一个青年,体貌特征很像小畅。  
  
  第二天,民警们带着照片,到小寨村巡查。他们巡查了近百户出租民房,没有发现小畅的踪影。最后,一家小饭店的老板提供了一条线索。“那天已经是深夜,我看见他一个人在夜市转悠,好像在找吃的。他浑身脏兮兮的,一声不吭,精神有点不正常。”  
  
  饭店老板说。3月1日22时许,小寨村一家银行门前,畅父正在路边找儿子。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一根粗大的电线杆前。“是小畅?”他面容憔悴,蓬头垢面。  
  
  站在街边,一家三口抱头痛哭。“不管你干得好不好,我们都不嫌弃你。你遇到困难,咋能不和家里联系?”畅父说。
  
  “儿子自视很高”
  
  父母带小畅从西安回了老家,小畅的姐姐打来电话叮嘱小畅在家多住些日子,好好休养。回到家里,小畅不愿跟家人多说自己在西安打工的遭遇。父母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得知,那次辞职后,他参加了几次面试,均以失败告终。此后他没有继续找工作,一直失业。  
  
  2012年10月底,小畅已无力支付房租。本来,他在西安有一些同学,可以借到钱。但碍于面子,不想让熟人知道自己的窘况,他没有向同学求助。最困难时,他吃饭都成了问题,一天只买几个饼子充饥,后来,他甚至连饼子也买不起了。他打电话向南京的一位朋友求助,对方前后给他汇了300元。钱不多,但够吃饭了,却仍租不起房,他曾在网吧过过夜。因为常在书城看书,他跟书城的一个保安混熟了,有十几天,他为了省钱,不再去网吧,夜里就和衣睡在书城走廊的长椅上。“儿子自视很高,也不懂变通。他一直想找一个工资高的工作,所以频频跳槽。他找工作不顺利,我训他的语气又比较重,因此,遇到困难他也不愿意跟家里人说。”畅父说。  
  
  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后,今年3月18日,小畅告别父母,再到西安找工作。20多天来,小畅参加了多场招聘会,投递了10份简历。当地华商报、三秦都市报对小畅的遭遇给予关注,并刊发了报道。当地网友看到文章后,纷纷在网上发帖评论,有人同情,也有人语带讥讽,认为小畅好高骛远,咎由自取。  
  
  4月15日,小畅给家里打电话报喜称,一家单位决定聘用他,试用期1个月,试用期月薪2000元,转正后还会增加。  
  
  现在,每天22时30分左右,小畅都要跟家人通一次电话,报个平安。对着话筒,畅父语气柔和,再没有火药味。“不要担心我和你妈,你自己注意安全,保重身体,有事就给家里打电话。”畅父嘱咐道。  
Copyright ©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2020010422号-1 兼职馆(www.jianzhiguan.com)

客服QQ: 1745310026(小青), 3347105403(小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