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招聘   大学生兼职   钟点工   网络兼职   传单派发  

阿什本 切换城市
找工作

您现在的位置: 兼职馆网 > 兼职资讯 > 兼职技巧

社交网变职场“监控器” 你知道老板在关注你吗?

作者:兼职馆 时间:2019-09-20
近来一则热门的职场新闻说,英国一名女职员在社交网站上控诉老板是“讨厌鬼”,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老板分明就在她的联络人名单上。4小时之后老板回复:明天你不用来了。
  近来一则热门的职场新闻说,英国一名女职员在社交网站上控诉老板是“讨厌鬼”,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老板分明就在她的联络人名单上。4小时之后老板回复:明天你不用来了。
  
  微博就像一台“监控器”
  
  当“大榕树”关注孙宁时,孙宁一点儿都没在意。那阵子她正玩微博玩得起劲儿,一会儿联络上老同学,一会儿又结识了同事的朋友。有时候开会认识了同行,聊开心了她也会和对方互相加微博,可热闹了。
  
  之所以不在意,是因为孙宁看到她和“大榕树”的“共同关注”不少。大部分都是同事,也有教育系统的同行,还有她母校的几个名师 。再看看“大榕树”的微博,个人信息里除了显示是同城之外,其他的都是空白。没什么原创内容,大部分是转发,转一些教育新闻、养生知识,还有些心灵鸡汤类的帖子。孙宁猜想“大榕树”可能是同行,“从微博上看,还可能是个挺无趣的同行吧。”
  
  专科学校教师孙宁不是带“V”的名人,多个粉丝挺开心的,于是也就顺手加了对“大榕树”的关注。微博上每天那么多热闹的事儿,忙过几天,她也就忘了。
  
  只有偶尔的互动才会让孙宁想起,“大榕树”是她的粉丝。
  
  比如那天孙宁转发了条微博。“问:老板笨得像头猪,我该怎么办?答:在心里默念我还不如一头猪。”“大榕树”不仅评价了“哈哈”两字,还转发了。
  
  孙宁是“微博控”。学校里日复一日的教学工作、单位和家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现在因为有了微博,变得生动起来。
  
  春暖花开,她拍了张校园里豆梨树繁花满枝的照片发上去,引来一片赞扬。中午吃食堂,调侃下大师傅十几年如一日的厨艺,也能激起大家的共鸣。
  
  网络上的人际交往似乎比现实中更丰富。不过和孙宁互动最多的,也还是那几个平时要好的同事。以前是没课时碰在一起找机会聊,现在则是随时随地有感而发,这样一来,连枯燥的开会学习都能变得稍稍有趣了。
  
  说起开会,可真是大家的心头恨。校长的罗嗦在全市教育系统里是出了名的,最近更麻烦的是,他还喜欢挑周五这种大家本可以早回家的时间,而且会一开就开到下班晚高峰。每回大家饿着肚子堵在路上,心里是各种气。
  
  “现在开始讲第三个方面的第二点里的A部分了!”“以往统计数据显示,今天铁定超过5点!”
  
  “又是老生常谈,怎么不说说××学校送优秀教师去荷兰培训的事!”“放心,校长会说的,荷兰算什么,以我们××的实力,优秀教师都可以去河南学习!”
  
  “你说他哪根筋搭错了,最近就爱挑周五开会,以前我们可是下午4点就解放的!”“有家也不想回,原因只有一个:家庭战争!谁去八卦点内幕来?”
  
  看,幸好有微博,职场的各种负面情绪才能发泄出去。
  
  但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霹雳”。
  
  孙宁记得自己那天在学校网讯上看到校长办公室发的通知时,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这哪里是通知,分明是警告。虽然冠以“加强单位员工网络言论管理”之类的名义,但说的都是微博的内容。“希望各位老师不要在上班期间在网络上发表关于学校的负面言论”、“希望各位老师通过正规渠道发表意见和看法,不要在网络上对他人造成负面影响”、“希望各位老师合理表达情绪,不要道听途说影响他人声誉”。
  
  句句都指向她这几天和同事发的微博内容。
  
  孙宁不敢发微博,只能通过私信和大家讨论谁是“卧底”。推测来推测去,焦点集中在“大榕树”身上。
  
  几个人的“共同关注”里都有“大榕树”,但这人到底是谁,没有人知道。晓红说:“我看到你们都关注他,我才加他的。”莉莉说:“哎呀,我也是。”大家跟孙宁一样,都以为“大榕树”是同事的朋友,或者外校的同行。
  
  虽然找到了“疑犯”,但总要确认的。与领导层关系最好的莉莉被派出去打探消息。结果人一回来就哭丧着脸说,被教导主任训了一通儿,“让大家长点心眼儿,也不想想领导窗外的大树是什么。”
  
  孙宁觉得自己简直笨到了极点。以前觉得微博是自家小院,亲朋好友可以随意坐下来聊天,其实它根本就是个开放的空间嘛,你说什么话都有人记录在案,随时留下“呈堂证供”。尤其是这回,明摆着一台“监控器”就杵在那儿,自己还无知地在微博上肆意发泄情绪、调侃领导。
  
  孙宁马上回到电脑前把自己的微博翻了一遍,所有有“涉事”嫌疑的微博全部删除。但她心里也明白,删也太晚了,今年的评优肯定没戏了,更糟糕的是,明年就要评职称了,她仿佛看到校长笑眯眯地说“等着瞧吧”。
  
  他是怎么搜到我的呢?
  
  卢敏和公司副总“互粉”完全是形势所迫。那次是和副总一起去北京出差,班机延误,大家在机场等得无聊, 有一句没一句地瞎聊着。副总突然问起微博怎么用。
  
  副总在公司里是出了名的“时代老人”,对电子产品、新生事物,接受起来比别人慢好几拍。卢敏调侃他说,哟,您终于要与时俱进啦。副总做谦虚状说,不前进跟不上你们这些小年轻的思维啊。
  
  卢敏拿过副总的智能手机,帮他下载客户端,注册,登录,又询问副总的兴趣爱好,帮他加了些商界大佬、活跃公知的关注。
  
  副总拿着手机兴致勃勃地玩起来。卢敏见他一脸新鲜劲儿,正寻思着要不要偷拍一张发到微博上给同事们乐一下。这时副总突然问:你的微博是什么?
  
  卢敏只能老老实实地报上自己的微博,同时脑子里迅速回忆,近日可有发过工作牢骚之类的内容。
  
  所幸副总刚刚加了她,还没浏览几条就开始登机了。
  
  到了北京就开始忙公事,忙了公事还要忙应酬,结束工作回到旅馆,卢敏只想倒头就睡。但临睡前突然想起与副总互粉了,她赶紧把涉及工作的微博都检查了一遍:抱怨加班的、抱怨年终奖的,批判高层的,统统都删掉了。
  
  这一删,卢敏发现自己发牢骚的微博还挺多的。坦白说,卢敏所在的这家IT公司在业内还算不错,工资待遇都处于中等水平。但作为毕业才两三年的职场新丁,一步一步往上走可不容易。卢敏和公司几个要好的同事、大学同学等经常在微博上说点工作的辛苦和烦恼,“其实也是找个发泄的渠道,发在微博上比较容易得到共鸣。”
  
  但自从被副总关注了之后,卢敏的微博就不能再随心所欲了。第一,上班时间很少发了。第二,关于工作的负面情绪也不涉及了。第三,但凡说到工作,时不时还要自我鼓励或者表个决心,因为她知道副总在看。
  
  “感觉太不爽了!”卢敏觉得不自在,“私人日记”被公开,便再无创作的欲望了。她迅速地注册了一个新号,心里有点儿小得意,嘿嘿,玩得过我么。
  
  新微博第一条,卢敏就发了张午休时间去西湖边泡咖啡馆的照片,并欢呼“终于可以畅所欲言了!”同事小路立刻评论:注意你的发图时间,迟到还是旷工啊,小心老板看到哦。卢敏得意地回复:放心,我的签名这么隐晦,他可没本事找到!
  
  考虑到前车之鉴,她这回仅加了少数几个极要好的同事,其他的都是同学朋友。
  
  卢敏的网络生活又恢复了正常。她和同学交换各种工作学习信息,A同学赴美国读书,B同学去新加坡工作,卢敏大呼羡慕,说也想找机会进修镀金,现在这个公司不上不下的,看不到发展前景。她和同事抱怨老板既想马儿跑得快,又不给马儿吃草,调侃说再这么下去就要给“我的××是极品”投稿了等。
  
  直到那天副总找她谈话。
  
  谈话的由头是,卢敏在工作上犯了点小错,报告中弄混了两个数据。这错,说大不大,说小倒也不小,但通常都是由顶头上司来处理。这回是副总亲自出面,同事们无比同情地看着卢敏说,你运气不好,碰到老板心情不爽了。
  
  副总从报告出错联系到卢敏最近的工作状态,直言她态度不端正。卢敏有错在先,只好老老实实地听老总训话。但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对了。
  
  年轻人爱玩可以理解,但对待工作要专注。有的人一边工作一边想着开小差,喝个咖啡泡个吧什么的,工作上能不出错吗。别动不动就说加班是被剥削被压榨嘛,公司是信任你看好你,才把项目交给你去做的。哦,卢敏,听一些同事说你还有留学的打算?
  
  卢敏心中一惊,这么私密的小心思老总都知道了?不可能啊,公司里也就两三个死党略知一二。
  
  副总接着做推心置腹状,苦口婆心地教导年轻下属:有上进心是好的,但也要算算投入产出比啊,留学回来还不是一样要找工作。要进修机会是很多的,本来公司就有计划安排你们几个年轻人去日本培训半年,但考虑到你最近的表现,还是决定暂时缓一缓……
  
  卢敏已经没有心思去判断副总的“日本培训”到底是真是假了。在听完长达40分钟的训话,走出副总办公室的那一刻,卢敏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判断,她的微博小号早已被副总掌握。但他是怎么搜到并悄悄关注我的呢?小路说,笨啊,你以为小号就安全了吗,可能是副总搜附近的人搜到的,也可能是因为你们几个的互动过于频繁,系统随机推荐的。
Copyright ©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2020010422号-1 兼职馆(www.jianzhiguan.com)

客服QQ: 1745310026(小青), 3347105403(小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