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招聘   大学生兼职   钟点工   网络兼职   传单派发  

阿什本 切换城市
找工作

您现在的位置: 兼职馆网 > 兼职资讯 > 头条新闻

揭穿美国的欺世谎言,下一场危机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作者:兼职馆 时间:2019-09-06
美国经济的金融化是美国经济今天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如果美国不进行结构改革,我觉得下一场金融危机我想只是个时间问题。
  “美国经济的金融化是美国经济今天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如果美国不进行结构改革,我觉得下一场金融危机我想只是个时间问题...”背后原因是?
  
  “我们一些学者过去老是拿美国作为完全市场经济的样板,说中国不应该有产业政策,不要进行产业扶持。甚至还说你看西方为什么那么先进?因为人家从来不干预市场...没想到现在美国特朗普总统天天打他们的脸,天天给他们上课。”
  
  在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第31期节目《市场原教旨主义行不通》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的演讲非常精彩,值得认真一读。
  
  大家知道,西方自己今天也承认,西方在走衰,那么美国也在走衰。那么走衰的一个主要的标志性事件,就是2008年引发的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
  
  这场危机使美国老百姓的资产平均缩水1/5到1/4,但是当时西方主流经济学家几乎都没有预测到这个危机会爆发。之后很多人就开始反思,为什么这场危机会爆发?为什么主流经济学家没有预测到?
  
  甚至连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老太太也加入了反思的行列。2008年11月时候,她访问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她就向在场的经济学家提了个问题,她说这么大的危机,为什么你们经济学家都没有预测到?
  
  2008年11月,英国女王和丈夫出席LSE的新楼揭幕仪式
  
  半年之后,2009年6月,英国皇家学院专门为女王的问题召开了一个英国顶尖学者的圆桌会,讨论这个问题怎么回答,之后给女王起草了一封回信。
  
  它是这样说的,说我们对许多具体的金融产品有详细的风险分析和评估,但我们失去了对整体经济系统的一种宏观的把握。
  
  这封信还说,非常抱歉,女王,我们没能预测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到来,没能预测到这次危机的时间,它的幅度它的严重性,这是许多智慧人士的集体失误。
  
  他们认为自己还是智慧人士,犯了集体的一个失误,无论国内还是国际上的学者,人们都没能把系统性的风险看做一个整体。现在看来,这已成为人们一厢情愿和傲慢自大的一个最佳的例证。
  
  美国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当时也在《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文章说,经济学家为什么错得这么离谱?
  
  他这样说,他说以我的观察,经济学界之所以误入歧途,是因为就经济学家整体而言,常常把这种精妙的数学外衣当做一种真理。大多数的经济学家还死抱着资本主义就是一个完美或近乎完美的制度,对很多东西视而不见。
  
  换言之,实际上是西方的经济学确实出了大问题,那么越来越成为一种只关心模型、计量这些数学游戏,用复杂的“术”来替代至关重要的“道”。结果就酿成了后来这个大祸。
  
  保罗·克鲁格曼2009年在纽约时报上的撰文
  
  我的一位德国学者朋友也很早以前就跟我讲过这么一个笑话。他说有一次德国的总理默克尔问一位德国经济学家,他说为什么我们德国这些年一直没有世界一流的经济学家?
  
  大家知道德国经济这些年在欧洲算是相对比较好的,但这位经济学家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总理呀,你千万不要担心这个问题。他说,你知道吗?有一流的经济学家就没有一流的经济了。
  
  换言之,确实西方经济学出了大问题。其实何止是西方经济学出了问题,西方形成的政治学等很多社会科学,实际上存在的问题,我个人认为不亚于经济学。
  
  所以我老讲这个观点,对于西方的学问,对于西方的话语,我们要能够进去,进去之后要能够出来。所谓出来就是看到这个话语的长处和短处,看到它的很多的局限性,然后要超越它,这样就可以海阔天空。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以后我们可以再聊。
  
  我个人认为西方经济学的问题,实际上不只是过度微观、过度数学化的问题,而是背后新自由主义指导思想的问题,或者叫市场原教旨主义的问题。
  
  美国另外还有一位经济学家叫布拉德福德·德朗,他这样讲,他说2008年的金融危机说到底是新自由主义惹的祸。他说金融家的自我监管是场灾难,虽然总体上说被监管符合金融公司的长远利益,但是金融家们太愚蠢了,认识不到这一点,他们只想赚钱,然后说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如果这种观点的确是对的,那么美国将会有很大的麻烦。
  
  布拉德福德·德朗,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曾在1993年-1995年任美国财政部副助理部长
  
  所以市场原教旨主义或者叫新自由主义的核心观点,是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可以自动的导致经济平衡,不需要政府进行任何干预。但随着大家对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经济危机认识的深入,新自由主义在整个西方的口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糟糕。但我个人认为在国内实际上市场原教旨主义或新自由主义的影响还是蛮大的,到今天都是蛮大的。
  
  我认为在市场经济这个问题上,讲的最到位的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他在20多年前的南方谈话中,掷地有声地讲过“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资本主义也有计划,计划和市场都是手段”。
  
  所以我们后来才有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理论,它的核心的内容就是把政府的这只看得见的手和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有机地结合起来,把计划和市场有机地结合起来,把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有机地结合起来。
  
  从过去数十年的实践来看,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我也把它称为混合经济模式,虽然还在完善之中,但已经带来了中国迅速崛起的奇迹,带来了人民财富的大幅度的增加。
  
  我们有些学者总认为,世界上有一种私有制基础上形成的理想的、完全的市场竞争模式。但他们没有回答一个基本的问题,就是你看看这个世界,除了教科书上之外,哪里有这样的市场经济?
  
  那么这次中美贸易谈判的过程中,美国人反复提出中国经济需要结构调整,结构改革,美国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甚至这样说,美中贸易谈判的目的不仅是让中国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更重要的是中国需要进行结构改革。
  
  他所谓的结构改革指什么呢?一个重要内容是要求中国放弃产业政策,借口是政府不应该干预经济。
  
  但他的话音未落,美国就自己带头干预市场干预经济了。2月份就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叫《美国人工智能倡议》,决定将人工智能作为美国的优先产业进行发展,美国政府给予相应的帮助和扶持,其中包括扩大相关科研人员使用政府数据的权限。
  
  美国政府对中国华为公司的围剿,更是诠释了美国惯用的手法,我叫做“捆住别人的手脚,但我自己可以手脚并用”。
  
  大家最近可能还从网上看到了关于美国以下三烂的流氓手段肢解了法国最著名的通讯公司阿尔斯通。
  
  我们一些学者过去老是拿美国作为完全市场经济的样板,说中国不应该有产业政策,不要进行产业扶持。甚至说这样的话,你看西方为什么那么先进?因为人家从来不干预市场,市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会自动调节。没想到现在美国特朗普总统天天打他们的脸,天天给他们上课。
  
  经济学教科书上说,市场经济要讲合同、讲信用,美国企业跟中国华为是一种供货关系,双方互有信用,现在美国政府居然说你不能向华为供货。美国政府如此任意破坏市场秩序,如此不讲契约和信用,而且这么多的美国跨国公司也居然噤若寒蝉,惟命是从,真是令人不甚嘘唏!
  
  其实,美国政府不干预市场,从来就是一个谎言。早些年美国的曼哈顿原子弹计划、阿波罗登月计划、信息高速公路等等,无一不是利用政府的规划去指导市场,而且后来获得了相当的成功。
  
  我们寻遍世界,很难找到一个完全的市场经济国家。瑞士是完全市场经济吗?不是的。瑞士农业是高度补贴的。国家对于建筑业管得非常严,不让其他国家来竞争。瑞士银行业的保密法延续了数百年,是典型的不公平竞争。
  
  如果说有完全的市场经济,大概就是特定时期内出现过的一些东欧转型国家了。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苏联东欧转型的时候,有所谓叫“双休克疗法”,一个是政治休克疗法,一党制变成多党制,一个是经济休克疗法,一夜之间完成自由化、私有化。
  
  最典型的例子也是我比较熟悉的就是匈牙利,它连自来水公司、出租车公司都彻底的私有化,然后卖给了外国公司。但后来多数匈牙利老百姓都感到受骗上当了。一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袭来,匈牙利主权信誉评级一下子降到了垃圾级。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西方就在非洲推行过市场原教旨主义为基础的所谓经济结构调整,那么削弱非洲原来就非常弱小的政府功能。举个例子,非洲艾滋病情况比较严重,但是政府连把药品送到基层的能力都没有。所以西方主导的所谓“经济结构调整”,最后是以非洲大规模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告终。
  
  然后西方在90年代又开始在俄罗斯推行休克疗法,最终也是彻底的失败告终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美国要求亚洲国家放弃政府干预,让市场来决定一切。但是到2008年美国自己金融海啸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美国政府自己却进行大规模的救市。
  
  所以我有时候真是特别佩服美国人,过去40来年,美国多数国民的实际收入几乎没有增长,中国是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收入大幅度增长。过去中国经济连美国1/10都不到,今天按照购买力平价已经超过了美国,结果倒是美国天天要求中国进行经济结构改革,而不是美国自己要进行经济结构改革。
  
  美国经济的金融化是美国经济今天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如果美国不进行结构改革,我觉得下一场金融危机我想只是个时间问题。
  
  背后原因大概是,中国人习惯了“三人行必有我师”,别人有再多的问题,也是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中国人总是看到别人的长处,看到自己的问题短处。
  
  而美国人正好相反,美国人习惯了“三人行我必为师”,尽管经济表现远比中国差,但还是不忘记,见到中国人就一定要给中国人上课,现在还不时通过媒体唱衰中国经济。
  
  根据我们以往经历的判断,实际上唱衰中国经济背后,后边是由美国华尔街的资本力量在发挥作用。他们在唱空中国背后可能想谋取某种利益,那么这种图谋可以欺骗一些头脑简单的人,但中国人现在总体上太熟悉美国资本与美国媒体密切配合的这种套路了。
  
  另外就是今天这个世界上看不见的手已经包括了大量的虚假的看不见的手。今天是全球化的经济,世界上用于投机的资金数十倍于世界贸易总额。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如果没有必要的政府干预和保护的话,中国所有的资产都可能被西方投机大鳄、金融大鳄洗劫一空。
  
  我们这个混合经济模式虽然不是十全十美,但它至少保证了中国的崛起。国内有人天天在骂国有经济,我们国有经济当然有改革和改进的空间,但这些人怎么就没有看到引发金融危机,那些华尔街的银行都是私有的。
  
  日本出现核污染问题的东电也是私有的,对不对?我们的国有银行也有自己的问题需要进行改革,但是我们老百姓对自己放在银行的钱至少是放心的,至少它不会一瞬间消失的。但你看上世纪俄罗斯进行休克疗法的时候,还有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袭来的时候,多少人一生的储蓄和投资被洗劫一空。
  
  我们总的思路是,民进国也进,双方有分工也有合作,这个进程还没有达到最理想的状态,但这个思路是对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在中国行不通,在西方也行不通。
  
  中国模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可以称为叫做混合经济。我反复讲就是中国经济不是十全十美的,但在国际竞争中,在国际比较中,相对而言明显的胜出。因为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没有经历过金融危机的国家,唯一没有经历过西方意义上的财政危机、金融危机的国家,西方国家几乎都经历过这样的危机。
  
  而且过去数十年,中国百姓的财富是爆发性的增长,当然这个增长也带来一些问题,但我还是觉得我们先肯定自己的成绩,再来自信地解决这些问题。相比之下,在西方市场原教旨主义经济模式下,多数西方的百姓财富数十年几乎没有增长。美国是这样,我们香港也这样,我们的台湾也是这样没有增长。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我们应该更有政治定力和战略定力,千万不能被西方新自由主义的话语忽悠,不能被市场原教旨主义的话语忽悠。
  
  我们研究院有一位很好的经济学家叫史正富,他对现在世界的市场经济有一个非常有见地的观点。他认为实际上今天世界的市场是一种双重的市场,一个是普通的一般性的商品市场,这个市场确实是供求关系决定的。比如说你买双皮鞋,买个T恤,它是供求关系决定的,价格是供求关系决定,这符合市场经济一般原则。
  
  但另外还有一个巨大的要素市场,大宗商品市场在全世界范围内,它都不是供求关系决定,而是有大量的投机因素。实际上这是一个虚拟经济,投机经济,还有各种各样政治因素操纵的一个市场。所以不能天真地相信这个市场也是供求关系决定的,不是这么回事。比方说苏联解体前,石油价格曾经降到10美元一桶,重创了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苏联经济,背后就是美国要搞垮苏联。
  
  我们金融的某些领域,现在开放的幅度比过去大了,总体上这是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的。我们在资本账户开放上还是比较谨慎的,我真的希望这种谨慎态度将持续下去。我相信我们有党的坚强领导,一定能够挫败西方金融大鳄兴风作浪的企图。
  
  我们领导人在庆祝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一番讲话,我觉得是非常掷地有声的。他说,中华文明是世界历史上唯一一个绵延5000年没有中断的灿烂文明。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5000多年文明史、13亿多人口的大国推进改革发展,没有可以奉为金科玉律的教科书,也没有可以对中国人民颐指气使的教师爷。改什么、怎么改必须以是否符合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目标为根本尺度,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Copyright ©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2020010422号-1 兼职馆(www.jianzhiguan.com)

客服QQ: 1745310026(小青), 3347105403(小姿)